咪乐|直播|收费房 最近一段时间,随着韩国平昌冬奥会的结束,国际体坛的大型赛事少之又少。

白美洁双手环胸,现在是公共场合,她要保持形象,没想到这贱人真过了初审。

卫琪啧啧两声,“反正下午还是要丢人,何必呢,不如在家好好待着,擅长金融就去搞金融,偏要出来丢人现眼,不知道是怎么想的。”

虽然卫琪说话难听,但这是事实。

“你谁啊,在那哔哔的,认识你吗?”钟易反怼回去。

卫琪脸色一青,对方是钟易,她也没敢跟他顶嘴。

“算了。”白初晓出声阻止钟易,“可能是闲得没事汪两声,你要理解。”

这骂人不带脏字的话,钟易秒懂,他立马配合,“理解理解,尤其是母的。”

白初晓笑了,“是吧。”

她脾气还算可以,但这个卫琪三番四次来讽刺,她只当白美洁身边的狗,不予理会,现在还上瘾是吧?

他们一唱一和,卫琪脸色更加难看。

里面,正好叫到卫琪的名字。

卫琪一身怒火,转身差点和俞心悦撞上,本来就是气头上,卫琪狠狠的推了俞心悦一把,骂道:“滚开,别挡我的路!”

优雅油画美女吴艺_Whitley天台唯美艺术写真

白初晓伸手扶住俞心悦,才没有导致摔倒。

白初晓眯起眼睛看着白美洁,“你身边的朋友都这个德行?”

白美洁不以为然,“俞心悦上次偷我东西被揭穿了,一个小偷,难道还要给什么好脸色?”

“是吗?”白初晓声音清冷,带着几分压迫感。

白美洁当即听出她想要表达的意思,顿时觉得可笑,“你难道怀疑是我陷害她?我还没那么闲!”

这点,白初晓知道。

白美洁,当然不会去陷害一个身份地位都不如自己的贫困生,没什么意思。

白初晓嘴角勾着丝丝笑容,“你不闲,可能你朋友闲呢?”

闻言,白美洁的脸色沉了下来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如果俞同学是被陷害的,你们当众跟她道歉。”白初晓眉头微挑。

“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东西不是她偷的?”白美洁反问。

“你就说玩不玩吧?”

“玩!”白美洁答应了,“不过,我有一个条件,十天内,如果你找不到证据,就从t大退学。”

听到这个,俞心悦心都提起来了,她紧张的看向白初晓。

退学啊,不是开玩笑,一件无关紧要的事,应该不会答应吧……

“好。”白初晓点头。

俞心悦瞪大眼睛,怎么会……这事明明和她没有半点关系,居然用退学的风险为她担保?

白美洁满意的笑了。

俞心悦看着白初晓,她咬唇,“白小姐,你这么相信我吗?万一……”

“我只是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。”白初晓轻轻笑着,“难道说,东西真是你偷的?”

“不是我!”俞心悦连忙反驳,甚至一张脸涨得通红。

“那就得了。”白初晓打了个响指。

第一次见面时,她们不认识也不熟悉,她不会轻易多管闲事。

这些天的时间,已经足够认识一个人。

俞心悦鼻子一酸,“谢谢,时间过去好多天了,不一定能找到证据,到时候我代替你退学。”

白初晓笑了笑,这句话,足够证明一切。

考核在继续,里面,卫琪差一分,被淘汰了。